点击投稿
关注致诚公益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
网站首页 焦点新闻 热点评论 公益项目 专题研究 案件聚焦 工作动态 法律法规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案件聚焦 >

一个普通的征地拆迁事件 为何再次酿成两败俱伤的血案

2013-12-05   来源:未知   农村法治网管理员
农村法治网(www.cncfz.org)所有文章欢迎转载,请注明出处

  12月3日,江苏省苏州市郊区一村民家中,拆迁人员与房主范木根发生流血冲突事件。范木根与妻儿三人受伤,两名拆迁人员被范木根持刀捅死。

  对于事发经过,苏州市高新区公安分局称,工作人员是去“商谈拆迁事宜”,而范木根的家人则认为,拆迁工作人员是要将范木根带走,胁迫其在拆迁协议上签字。范木根不从,继而发生冲突。

  拆迁:房主曾留下遗书

  苏州市通安镇严山村位于苏州西郊。范木根的房子原属严山村7组,是一栋普通的农村两层住宅,前面是自家菜地,后院是羊圈,养了十几头山羊。范木根和妻子顾盘珍以种菜、养羊、务农为生。

  2003年前后,严山村开始动迁,范木根家周边的村民均达成拆迁协议,已经陆续搬走,只剩下范家一栋房屋。因为赔偿款问题没有谈妥,范家迟迟没有搬迁。

  今年10月,在拆迁谈判的拉锯战持续十年后,村干部领着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来到范家。按照顾盘珍的描述,当时双方坐在客厅里谈话,气氛“客客气气”。范木根的二儿媳回忆,当时范木根曾表示:“吃大米的都是讲道理的,有政策就按政策办。”

  但双方的谈判并未谈拢。随后,客客气气的气氛被拆迁公司的“骚扰”取代。范木根发现,自家玻璃在夜里被人用砖块砸坏,部分日用品被扔到井里。为了躲避拆迁人员,范木根和顾盘珍住到了亲戚家,仅偶尔回家小住。

  今年11月5日,范木根留下一份“遗书”,称遭“强迫签字”,并表示因该事造成家人无法回家。

  冲突:妻儿被打后出刀

  据刘晓原转述,范木根称,当时他的头部被拆迁人员打了几下,就顺手从腰间拔刀往后刺了对方,又见人在打妻子,再刺了另一人。

  此时,站在人群外围的邓权珍看到,一名拆迁人员冲进殴打的人群后,弯腰扶着腹部退了出来,趴在面包车上。另外一人则卧在马路边的水沟里,一动不动。

  两名被刺的拆迁人员随即被送至附近的苏州市第七人民医院。院方向南都记者提供的记录显示,两名拆迁人员中,一人登记姓名为“胡玉龙”,年仅24岁,被一刀刺中心脏,送至医院时已经死亡;另一人登记姓名为“柳明”,40岁,身体正面和背后各中一刀,经抢救无效身亡。

  当地警方在通报中称,死者分别为负责该地块的拆迁公司一名负责人和一名工作人员。

法律咨询

全国最大的公益法律咨询平台

咨询热线  [联系我们]  [关于我们]
农村:  010-83802602/86187368
农民工:010-63813362/63859982
青少年:010-63813995/63835779
刑事:  010-57790697

图片文章

分割补偿起纠纷 兄弟法院解争端

2007年末,承德市双滦区滦河镇某村梁姓兄弟二人母亲姜某去世后,因遗产继承引发纠纷,哥哥梁志将弟弟梁山及弟媳林凤英

南京拆迁户发网帖被劳教 官方称其屡教不改

李龙拿着一摞诉状的快递回单。从2008年开始,他先后向法院递交了20余个行政案件的诉状。图/记者周喜丰 过去3年间,李龙与

聪明律师施妙法 化敌为友富两家

火红的五月,肃北草原上百花齐放,马肥羊壮,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。 蒙古族牧民巴图骑马从百里之外的牧场赶到肃北县城

农地纠葛:脆弱合同何以拴住脱缰地价

飙升的地价、复杂的选举、法律的红线,当这些因素与农民利益、集体土地交织在一起时,谁对谁错,莫衷一是。日前,广东



关于我们

北京市法学会农村法治研究会介绍

联系我们

  电话:010-83802602    邮箱:chinancfz@163.com
加入收藏 | 爱心银行 | 网站地图 |  | 京ICP备11036191号-1
Design and code by Doyle
© 2001-2012 All Rights Reserved